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今天是: 2019/7/19 12:38:17   晶新公司歡迎您! 首    頁 公司簡介 核心工廠 質量體系 產品介紹 空中服務 誠聘英才 發貨查詢 聯系我們

地址:江蘇省揚州市鴻大路29號
電話:0514-87982210,87985370
87902267
87903552
傳真:0514-87259695
聯系人:趙先生 唐小姐
郵編:225009
E-mail:[email protected]

                                          產品搜索:     
   
一位企業家給中共中央、國務院的公開信

                                                                                                                                                                                發布時間 2018/12/23 14:23:55
 
 
      我是一家民營企業的董事長,專注于生產半導體集成電路芯片,我在上海、揚州、南京、洛陽等地創辦了八家企業,是一家擁有從芯片設計、生產、到測試、封裝等完整產業鏈的IDM半導體集成電路芯片制造企業(集團)。二十多年來,在全體員工、專業技術人員以及外國專家的共同努力下,我們搭建了良品率全國第一的工藝平臺,獨自開發了1500多個產品,我們的芯片,不但在中國有很高的市場占有率,還返銷發達國家,但是,由于得不到公正的待遇,公司發展緩慢、舉步維艱。
中國是一個半導體產品的消費大國,每年都要從國外進口數量龐大的半導體產品,以中國經濟的體量,早就應該產生出世界級的半導體企業,但事與愿違,中國政府雖然投入巨資但收效不大,大部分國有半導體企業至今未形成自身造血機能,不但不能償還國家的投資,反而成為國家的包袱和負擔。而像我們這樣的民營企業家,空有報國情懷,卻又發展太慢,中國芯片產業的落后已成為被動挨打,制約國民經濟發展的一塊短板。究其原因,我認為主要有以下幾點:
一、   民營企業家毫無安全感
      僅以個人的親身經歷為例,我在中國投資這二十年,就多次遭到政府官員的打擊報復、栽贓陷害、敲詐勒索、關門打狗。比如:2003年我投入到蘇州太湖國家度假區一家合資企業的股權,被非法“轉讓”給度假區政府下屬的國有企業,而且是用偽造我公司法人代表的簽字及公司印章的方式“轉讓”的,并且轉讓的條件也從未兌現過,這種明目張膽的違法行為,居然無處申冤,至今無法解決。
      再比如我在揚州投資的三個半導體芯片廠,近幾年全部遭到政府的強拆。半導體芯片廠投資大、技術高、回報晚,我們經過十多年的努力才剛剛贏利的芯片工廠,僅僅因為政府看上了我們的土地,要搞房地產開發,就強迫企業搬遷,而且不給我們土地,這種殺雞取卵的短視行為,給企業造成極大的損害,大大的阻礙了企業的發展。現在我在揚州的最后一個芯片廠又面臨拆遷,企業如不同意,就被限電限產限制發展,讓你搞不下去。
      再比如我15年前投在南京的一條化合物半導體生產線,是專門生產通訊類半導體芯片的,不但得不到政府的任何支持,反而遭到落井下石,打擊報復。招商引資時協議約定由政府擔保貸款,政府說變就變,取消擔保,造成銀行對公司斷貸,公司資金鏈出現問題。政府還倒打一耙,起訴我們,查封我們的銀行賬戶,拍賣我們的設備土地廠房,這是典型的關門打狗,其結果是中國至今通訊類芯片不能自產,受制于人,華為,中興通訊等企業遭美國制裁,損失慘重。
      還有我們企業為了升級換代,五年前從日本購買了一條0.13微米的8英寸芯片生產線的全套設備,準備生產國內急需的IGBT芯片,這是中國民營企業第一條8英寸芯片生產線,對國民經濟有重大意義。我們把這條生產線投到河南洛陽,不想遇到了更大的麻煩。由于洛陽市的主要領導被雙規,政府新官不理舊賬,沒有人敢支持我們這個項目,原來簽訂的合同、答應的條件成一紙空文,造成我們200多個集裝箱幾百臺套高精尖半導體芯片生產設備滯押在海關保稅區已達三年之久,至今無法解決。我們被迫向上反映情況,這更是捅了馬蜂窩,遭到地方政府官員的栽贓陷害、打擊報復,不但洛陽的項目遭破產清算、設備被拍賣,當地政府甚至還動用司法機關來凍結我在中國其他地區正常生產企業的銀行賬戶,致使我們上千員工的生活陷入絕境,企業瀕臨破產。這樣的地方,這種投資環境,誰還敢來投資創業?
      近年來,黨中央、國務院高壓反腐,政風有所改善,腐敗有所收斂,但腐敗的病根未除,民營企業難以生存,無法掌握自己命運的制度沒有變。我們希望,政府能加快制度反腐的步伐,執法用權更加公正公開透明,糾正冤假錯案,廣開言路,定期聽取企業家的意見,接受人民的監督,要給當事人申訴的機會,改變企業有冤無處申,有話不敢講的現狀,否則民營企業很難安下心來抓生產謀發展。
 
二、   未形成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
      半導體芯片產業是基礎性、戰略性、先導性產業,技術含量高、投資金額大、生產周期長、質量要求嚴,需要公平公正的市場環境,需要企業家沉下心來搞創新抓生產謀發展。雖然中國政府對半導體芯片產業的支持力度超過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但投入產出比全世界倒數第一,全世界最賺錢的企業都是半導體芯片企業,唯獨在中國是最賠錢的企業。為什么?因為政府厚此薄彼,只對某些有關系的特定企業給予支持。有的企業常年虧損、毫無造血功能,卻能得到政府的幾百億的支持;有的企業負債累累、資不抵債,政府基金卻投下幾十個億;還有些企業根本沒有生產半導體集成電路芯片的經驗,僅靠聘用幾個臺灣的操作工,就能忽悠政府投一百多億;而很多優秀的民營半導體企業卻連銀行貸款都無法解決。這種歧視性的產業政策,扭曲了市場的正常秩序,造成市場畸形壟斷,逆向淘汰,優秀的企業難以生存,無法做大做強。我們希望政府的產業政策能夠公平公正普惠透明,對所有的企業一視同仁地減稅降賦,或拓寬直接融資渠道,降低企業上市門檻,而不應拔苗助長地干預企業的經營生產,讓企業在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中優勝劣汰,讓真正有競爭力的企業成長壯大。
 
三、    裝船前預檢等政策有損半導體產業的發展
      半導體芯片的生產靠設備,而現在中國幾乎不能制造半導體芯片生產設備,必須依靠進口。半導體芯片生產設備需要在恒溫恒濕的凈化廠房內才能保證其精度,運輸途中必須經過專業的凈化充氮密封包裝。現在中國規定所有半導體生產設備進口都要進行裝船前預檢,而國外的半導體公司不允許中國的檢驗人員進入他們的工廠進行預檢,因此現在很多半導體設備都是搬出后在普通倉庫被強制開封檢查,嚴重損害設備的精度,很多設備因此報廢。此外,設備運抵中國碼頭,海關還要進行再次抽檢,多一次檢查就多一次破壞,這也是阻礙中國半導體產業發展的原因之一。我們多次提意見,希望國家能取消這一不合理的規定,我們建議,進口的半導體芯片生產設備運到凈化廠房內再進行檢驗,減少途中的破壞。
    還有,國家規定對半導體設備征收17%的進口環節增值稅,但實際征收的稅率卻遠遠高于17%,海關不按照企業的申報價格進行征稅,而是自己加價幾倍甚至幾十倍進行征稅,造成企業成本增加,稅款超過設備的價格,影響企業的發展。而且,新創辦的半導體芯片企業,大多無力交此巨額的增值稅,還未生產,就已破產,因此我們呼吁國家對半導體芯片生產設備免征進口環節增值稅,減輕企業的負擔。
 
四、   重復征稅有礙人才的引進和留用
     半導體芯片這樣的高科技產業,人才是關鍵,一般認為,員工工資低廉是中國的半導體產業競爭優勢之一,其實不然,雖然表面看來,中國半導體企業一般員工工資比國外低一些,但,技術人員和管理人員的工資已和國外相差無幾,而且,個人需要承擔高額的所得稅,企業還要負擔超過工資總額40%的五險一金,更不合理的是企業付出的所有這些人工費用,都不能計入成本,不能作為增值稅的抵扣,企業還得再繳納17%的增值稅。這樣的重復征稅,嚴重地影響到人才的引進和留用,造成企業和員工的對立,推高了企業的生產成本,降低了企業的競爭力。我們希望政府能兩稅擇一,對足額上交了所得稅和五險一金的企業,其人工工資應納入成本,不要再重復征收增值稅。
 
五、   教育、醫療、住房、養老等基本生活費的高漲,推高生活成本,影響制造業的發展
      企業的社會責任就是要解決就業問題,確保員工的生活。但,現在員工的基本生活費不斷上漲,讓企業難以承受。如教育費用的高漲讓員工都不愿生二胎,醫保未能全覆蓋造成一人生病全家致貧,北上廣等地的住房更使制造業的職工祖孫三代不吃不喝幾十年都買不起房,這些事關公民基本生存權的問題都不是企業能夠解決的。我們希望政府能確實負起責任,改善公民的基本生活條件,在醫療、教育、住房和養老方面實行全兜底,全覆蓋無死角,減輕企業的負擔。
 
六、   對財產征稅,縮小貧富差距,促進社會和諧穩定
      對私有財產征稅,是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對人類社會的重要貢獻,在共產黨宣言中有詳細的論述,也是全世界幾乎所有國家共同的做法。我們希望,政府在確實降低制造業稅賦的同時,理直氣壯地對財產征稅,建議政府結合戶口登記開征土地和不動產稅,因為不動產你搬不走,移不動,是最好的稅源。建議政府對上市公司股票變現征收高額所得稅,打擊投機圈錢,維護股市穩定。建議政府對轉移財產征收贈與稅或遺產稅,讓寄生性的私有財產轉化為生產性的社會資產,讓資金向制造業集中。這應該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區別于其他市場經濟的根本特征。
    我這封信其實早已寫好,但一直沒有寄出,我還寄希望能通過正常渠道,和政府協商解決,畢竟我是為自己的祖國干事,受點兒委屈不算啥。但,就在習總書記支持民營企業的座談會召開之后,南京高新區為逼迫我們搬遷,竟然把我們投資到位,正常生產,已經盈利的高新企業查封了。河南洛陽高院竟然睜眼說瞎話,對我們投資的幾百個集裝箱的8英寸芯片生產設備視而不見,硬要說我們沒有投資,強行把我們擁有的洛陽芯源公司51%股權零價格“轉讓”給政府的財源公司。這不是明目張膽的搶劫嗎?中國還是一個法治國家嗎?還有講理的地方嗎?我已無路可退,作為一個企業家,我必須對我上千員工負責,不能讓他們流落街頭。現在政令不暢,下情難達圣聽,執法不公,企業有冤難申,我只好公開發表這封信。我強烈要求黨中央國務院能派專項督察小組,調查了解情況,落實習總書記支持民營企業的講話精神,給民營企業一條生路。我對反映情況的真實性愿負一切法律責任,也歡迎所有的新聞媒體的朋友們來我公司采訪調查。
                                              
 
揚州晶新微電子有限公司   揚州晶芯半導體有限公司
南京國芯半導體有限公司   上海國芯集成電路設計有限公司
洛陽芯源半導體有限公司           董事長    高 祺 
                                            2018年11月
  電話:0514-87953301  傳真:0514-87953302
手機:13305278928

〖 關閉頁面 〗
 
頁面版權所有 @ 揚州晶新微電子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57182號-1     工信部
地址:江蘇省揚州市鴻大路29號  郵編:225009  電話:0514-87982210,87985370   傳真:0514-87259695     后臺管理
麻将赌博新规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河北时时走势图结果查询 快乐十分任选3技巧 北京赛车pk开奖 香港彩开奖现场开奖结果 甘肃今日快三开奖结果 香淃最快开奖现场直播结果 腾讯分分彩开奖网网址 6码倍投怎么翻 北京时时技巧视频